推广 热搜: 军事  生活  教育  热点  时政  明星  医疗  汽车  房产  购物 

爹爹的背影

   日期:2019-07-13 18:13:22     来源:町店内杨网    浏览:369    评论:0    

一九九一年国庆,家里热闹极了,按照西塘的风俗习惯,亲戚要给怀胎十月的孕妇送礼,一般都是送些核桃肉、红糖、毛线以及给小孩子做衣服用的棉布等。当时我的预产期是十月底,因此,亲戚们趁着国庆节来家里道贺。爹爹烧得一手好菜,一直笑眯眯忙着招待客人,累着并快乐着。当时妈妈还没退休,考虑到产后家里无人照顾我,经过商量,让我跟着老公去临安生产。第二天,我带着我的全部家当——一只皮箱离开西塘镇。皮箱里装满了我的衣物和即将出世的婴儿用品。瘦弱的老公无法将皮箱从西塘镇里仁街提到镇南的汽车站。当时西塘镇还没有开发旅游,没有其他的交通工具能驮运行李,只有靠手提肩扛。就这样,爹爹替我扛着行李,送我到汽车站。当我坐上汽车驶离西塘镇时回头一望,看见我的爹爹一路小跑地追着汽车,嘴里不停地说着话,像是有话要交代我。我只有向爹爹挥挥手。汽车一直向前开着,直到爹爹的身影慢慢变小、变模糊。爹爹虽不善言辞,但我知道当爹爹看着我离去时的那一刻,他是怎样的不舍。

出口处没有一个亲人在等我。我依然在天真地幻想着种种可能,唯独想不到那最可怕的结局。我和婆婆走到塘东街妈妈上班的店里,傻傻地问店里的大伯:我妈妈在不在店里?有没有上班?大伯告诉我说:你父亲已去世了,你妈怎么会在店里!如当头一棒,突闻噩耗,只觉得天旋地转,我一下子瘫倒下去,婆婆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扶住我。我顾不得街头两旁来往的人流,放声大哭,一路哭着走到家。看着慈祥的爹爹依旧微笑着躺在那里,却再也听不见女儿的声声呼唤了。悲痛欲绝的我在父亲遗体前长跪不起。妈妈哭诉着告诉我:爹爹是一九九二年二月十七日(农历正月十四)上午八时左右撒手人寰的,临终前爹爹一直在唤着我的小名,急盼着他心爱的女儿能回家相见,直到断气,也未能如愿,以至于口眼不闭。爹爹一直想着等我回去一起过一个元宵团圆节,却终未能如愿。

历史总是有惊人相似的一幕。当年爷爷送年轻的爹爹去安吉矿山工作,一直送到村西的渡口。听爹爹说当他走出很远的路,回头望见爷爷依旧站在渡口向爹爹挥手。两年后等爹爹接到爷爷病亡的电报赶回家时,爷爷早已下葬。这种生生的别离成为爹爹心里永远的痛。每次爹爹和我们讲起爷爷的故事,爹爹的眼角总是湿湿的。也因此每当我离家时,爹爹就会流露出那种无法割舍的心情。当时年少无知的我们,无法体会爹爹的那种刻骨的疼痛。如今,这一幕在我的身上再次重演,令我无法释怀。从小到大,爹爹一直爱护着我,保护着我,什么重活累活都抢着帮我们干,而任性的我有时还在爹爹面前耍小性子。幼小时的生活情景像电影一样,一幕幕在我的眼前浮现,多希望时光能倒流,让我再回到从前能在爹爹的膝下承欢啊,能再扑在爹爹的怀里撒一回娇啊,能让我在回家时再有机会呼唤一声:爹爹!多希望等我下次回家,爹爹依然会在车站等候心爱的女儿回家,微笑着默默地帮我提起行李……

合成营自主抓建“唱主角”,“一线指挥所”作用更加凸显。前不久,集团军依托合成二营组织全员全装紧急出动观摩演示。该营针对合成营人员装备、指挥力量大幅增加的实际,将以往按建制单位出动优化为按作战编组出动,将以往由上到下、层层传递式的指挥流程,优化为适合合成营特点的,短平快式的指挥模式,不同时机、不同层级、不同岗位人员应该完成什么任务、达到什么标准,依据各级战备工作法规制度,都实现精准规范。

爹爹离开我们二十六个年头了,二十六年来,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情不自禁想起我的爹爹,想起爹爹为我送行时的背影,这种思念深入骨髓,使我的心口很疼很疼。我常常为没能见我亲爱的爹爹最后一面而深深地遗憾,为没能送我亲爱的爹爹最后一程而深深地愧疚。这种遗憾和愧疚一直伴随我,让我的心时时感到阵阵疼痛。每年清明,伫立在爹爹坟前,抚摸着墓碑上爹爹冰冷的名字,望着爹爹年轻英俊的笑脸,我总是饱含热泪,细细回味父亲生前的点点滴滴……

1月8日,2018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这是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获得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工程大学钱七虎院士颁发奖章。 新华社记者 谢环驰 摄

“我有乳腺癌,他有风湿性心脏病,要经常检查,但当时到大医院检查天远地远的,不方便。小丁这些女娃子定期过来,我们不出门就能得到检查,真是非常感谢。”目送车在雨雾中远去,刘德美慢慢走回屋内:“这次检查,我们两个血压、血脂都正常,病情也稳定。”

“要以老百姓的鼻子为标准,把清新空气还给老百姓……”在2018年8月召开的嘉兴生态环境保护大会暨中央环保督察整改工作推进会上,市委书记张兵的一番发言,肯定了“民间闻臭师”的积极作用。嘉兴港区环境监察大队的朱奕谚就是这样一名环保执法一线的年轻“女战士”,也是“民间闻臭师”的一员。“我们会在晚上,结合风向首先在园区各主干道进行巡逻,一旦发现存在异味,便直奔疑似产生异味的企业进行检查。如果发现存在违法问题,监察大队执法人员就第一时间跟进,严格执法。”截至目前,朱奕谚已先后组织参加了20余次“闻臭师”夜查行动。

当年十月底,我在临安产下女儿。当爹爹拿到“母女平安”电报后,急急赶到妈妈上班的店里,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喜悦。孩子满月那天,弟弟来临安看望我,顺便告知我一个消息:爹爹一直在发低烧。消息如乌云笼罩在我的心头,一直挥之不去。平时身体一直很好的爹爹怎么会生病了呢?靠着和妈妈的书信来往,知道爹爹的病一直没有好起来。妈妈告诉我,爹爹在西塘住了半个月的医院,也始终不见好转,又转院去嘉兴中医院等等。我想回家看爹爹,无奈幼小的女儿加上长途的旅程,让我无法去成。孩子两个多月了,家里的来信依然没有报来喜讯。我实在坐不住了,得知爹爹这几天从嘉兴中医院回到了家里,我坚持要回家看看。老公和我带着幼小的孩子,一早从临安出发,辗转几趟车,终于在傍晚时分到达西塘。第一次,出车站没有爹爹的等候。回到家里,爹爹看着我的孩子,尽管心里很高兴,但他怕自己的病传染给孩子,很知趣地避到隔壁的房间。我无所顾忌地把孩子抱到爹爹的跟前,让他好好看看。他却又悄悄起身坐到另一个房间里。第二天一早,因为妈妈又要带着爹爹去嘉兴中医院看病,劝我还是回临安去,于是我们便在清晨一同前往汽车站。当时西塘汽车站很小,一共只有两个检票口:一个是发往本地的,另一个是长途客车。妈妈带着爹爹在西边往嘉兴的检票口候车,我和老公带着孩子往杭州的检票口排着队。我一直看着我的爹爹,爹爹已然没有了往日的神情。由于急性肝炎导致肝腹水,爹爹的腹部微鼓着,脸色发黑。前往嘉兴的班车开始检票了,这时爹爹却连一个低矮的水泥墩子也跨不过去。我顾不得什么忌讳,把孩子往老公手里一放,几步跨过去走到爹爹的身边,拉着爹爹的手,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扶着他跨过水泥墩,然后叮咛他们一路当心。爹爹早已哽咽着说不出话,只是挥手让我回去排队。我站在检票口,目送着爹爹和妈妈坐上汽车驶离西塘。曾几何时,爹爹还肩扛皮箱送我远行,如今却已是判若两人。想起此情此景,我依然能感受到手心里有着爹爹手掌的温度。坐在前往杭州的汽车上,一路祈盼爹爹能早日康复。未曾想,与爹爹车站的一扶一别,就此成了永别,从此阴阳两隔。我甚至来不及向爹爹道一声珍重,来不及向爹爹说一声我爱你,就这样匆匆地别离,一别成永恒……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新官理旧账”不是替前人“擦屁股”,也不是给别人“收烂摊”,而是职责所在、责任使然。各级党员领导干部必须树立正确的政绩观、价值观,办实事不图虚名、求实效不做虚功,一任接着一任干,创造出经得起实践、人民和历史检验的优质业绩。

香港特区政府发展局文物保育专员办事处发言人表示,2019古迹周游乐活动能让市民近距离欣赏香港历史建筑,并了解其背后的历史及建筑风格。

后来与妈妈的书信往来中,知道爹爹一直住在嘉兴的中医院。她和弟弟还有叔叔每周都会去看他。而我远在昌化的山区,就像断翅的鸟儿,实在飞越不过这重重的关山,只是心底一直内疚着、自责着。快过年了,嘉善三中的领导希望我能在休完产假后回去继续上班。听妈妈说,爹爹听到我将回去上班的消息时,兴奋得一直念着我的小名。爹爹,我知道你的心里一直牵挂着你最心爱的女儿的。马上就要过元宵节了,爹爹执意要回家,想在家里等着我回家后,一起过一个团圆节日。可是我却一而再地拖延着回家的行程。正月十三的深夜,寒风呼啸,昌化小山村村办企业负责人敲响了家门,说接到我家里一个电话:父病危!我当即起身整理衣物,一夜未眠只等天明。天蒙蒙亮的时候,婆婆陪着我带着孩子、背着包裹,乘坐六点钟的汽车先到临安,候在临安汽车站的老公早已帮我们买好八点多的车票前往杭州的汽车,到了杭州已是中午。顾不上吃中饭,十二点半我们坐上开往西塘的车,到西塘已是下午三点多了。一路上,我始终坚信健壮的、慈爱的爹爹一定会平安无事!甚至天真地幻想着等我一下车,我的爹爹依旧笑眯眯地在车站出口处,等着我的归来呢。

500万彩票网址

上一篇: 记者手记:迷雾中的“脱欧” 下一篇: 中央组织部负责人就修订颁布《中国共产党农村基层组织工作条例》
 
打赏
 
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网站首页  |  广告招商  |  版权隐私  |  联系方式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1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町店内杨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