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辋川门户网站 > 文化 > 浩博关闭,以后会开吗|特朗普想封锁华为,但数字世界对壁垒感到愤怒

浩博关闭,以后会开吗|特朗普想封锁华为,但数字世界对壁垒感到愤怒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2-27 15:09:33 人气:2166

浩博关闭,以后会开吗|特朗普想封锁华为,但数字世界对壁垒感到愤怒

浩博关闭,以后会开吗,众所周知,特朗普爱墙。最近,这位美国总统终于如愿以偿修筑起一道墙——不是西南边境的混凝土隔离墙,而是阻止华为等中国科技公司与美国企业合作的“数字墙”。

“特朗普最近的行动是‘数字版’的军事动员令,”《华盛顿邮报》指出,有识之士担心的“技术脱钩”和“数字铁幕”正为全球经济蒙上阴影。美国领导人应当仔细考虑未来:在世界其他国家奋力前进之际,美国可能被这块屏障隔在后头。

美难阻盟友“翻墙”

“去年,华为超越苹果成为全球第二大手机厂商。但很快,它被特朗普的新法令隔绝于‘美国制造’技术之外,”《纽约时报》写道。由此,特朗普终于成功地在中美科技合作之间筑起他的“墙”,想把中国电信巨头拒之“墙”外。

文章指出,这场斗争远不只是要击垮一家中国电信巨头。特朗普和他的助手们希望迫使各国做出痛苦的选择:你们希望生活在“新柏林墙”的哪一边?

“华盛顿正用冷战时期的术语来描述这一特点,”《纽约时报》指出,就像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认为的,世界领导人将不得不在一个展现“西方价值观”的互联网和一个“共产主义政权原则”的互联网之间做出选择。

然而,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1961年夏天竖起的柏林墙,几乎停止了城市东西部之间所有的商业和人文联系,成为两个敌对阵营如何寻求彼此孤立的象征。但是,即使特朗普成功地孤立了华为,数十亿比特的数据仍将通过海底光缆,以及连接这两个相互竞争的互联网环境的卫星传输。

文章写道,到目前为止,尽管来自美国的威胁称,任何支持华为、支持中国的盟友都将被切断与美国情报部门的联系,但许多国家仍在拼命试图跨越这堵“墙”。在美国最亲密的盟友中,只有澳大利亚等少数国家禁止华为在本国建设新网络。

作为北约中实力最强的两个成员国,英国和德国都在这一问题上两面下注。两国政界人士担心,对中国技术产品设禁不仅会导致工作岗位流失,还会招致中国的报复。它们认为,华为可以在不危及国家安全的情况下构建网络。

“与一个更加自力更生、更加强大、对美国依赖更少的中国打交道时,我们没有考虑会不会自食其果,”美国战略研究机构兰德公司政策分析师阿里·怀恩表示,“我们在达成自己愿望时,需要小心翼翼。”

比起美国,欧洲更担心“数字壁垒”带来的风险,尤其是那些重视与中国贸易关系的中等国家。越来越多国家怀疑,美国是否会在危机时期向它们伸出援助之手,因此这些国家在中美两个阵营间平衡地投注。“所以它们对华盛顿说的是,不,谢谢,我们不会在中美间选边站队。”怀恩说。

“封杀中国”引火烧身

特朗普“封杀华为”也给全球产业链造成损害。

“这不是特朗普政府旨在取得让步的短期谈判策略,而是新科技冷战的序幕,”外媒指出,“这可能颠覆全球供应链,改写全球商业秩序。”

“华为的案例清晰地表明,全球经济网络已进入地缘战略领域(博弈),”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教授亚伯拉罕·纽曼表示,“受到现实的地缘政治因素制约,过去20年高歌猛进的全球化将变得不可持续,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阶段。”

欧亚集团全球技术政策主管保罗·特里奥罗表示:“供应链脱钩已经发生,而且将进一步深化。”美国政府将继续把目标对准它认为对国家安全构成潜在威胁的中国企业。这也延伸到经济安全领域,美国将越来越多地考虑切断从中国政府补贴中受益的企业和行业获得美国技术的渠道,比如半导体制造业。

“美国企业与全球科技产业供给链的关系已密不可分,美国政府对华为等中国公司的打压将引火烧身、事与愿违”,彭博社发文称。微软、通用电气等美国企业近日致信政府部门,担心利用出口管制封杀中国企业的做法“将导致美国在国际合作中被孤立”并“有可能使美国利益受挫”。

彭博社指出,特朗普政府试图通过禁止一些关键中国企业向美国出售产品或购买美国企业零部件及服务,使中国放慢其技术前进步伐。“但该计划将引火烧身,因为美国企业也绕不开全球科技供给链。一周来,对华盛顿惩罚性措施和中国可能报复的担忧,不但已引发市场恐慌还重挫美国芯片制造商和苹果公司。”

报道称,切断与5g技术领头者华为的往来,只会导致美国放慢5g普及速度。这对美国最重要的一些公司是坏消息,“没有中国的5g网络,中国消费者就不会购买含有高通和美光科技芯片的手机,就不会产生需要用英特尔、英伟达和amd处理器计算的数据,也不会需要通过博通、赛灵思芯片变得更快的网络设备。”

“我并不认为这有利于美国经济,”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副教授赵明远(音)对彭博社表示,“强健的制度使美国在全球供给链中成为一种长期令人信任的力量……如果供给链可以被肆意破坏,那么对美国的信任就会消失,世界各国将各自开发系统,后果是带来劣质且更昂贵的商品和服务。”

中美可以“合作竞争”

《加拿大爱国者评论》创始人马修·埃雷特撰文称,导致多年来对中国发起“麦卡锡主义”式攻击的那股力量,与奥巴马时期的深层国家结构直接相关。2011年,美国禁止中国参与美国宇航局工作,破坏中美科技合作关系。但结果反而倒逼中国实现自给自足的技术跃升,实施了天宫、嫦娥等太空项目,迅速成为太空技术的世界领袖。现在,美国深层国家没有吸取教训,继续沿着这条道走下去。

但与此同时不可忽视的是,包括特朗普本人在内的许多代表美国民粹主义复兴力量的人士,也不时从深层国家制定的反华路线中分裂出来,呼吁中美加强合作、共同发展。中美刚刚举办了第五届省州长论坛。肯塔基州州长贝文谈到他对中国成语“愚公移山”的理解,指出“愚公”精神与论坛的目的一致,即坚持不懈地通过对话和交流,进一步推动美中关系发展……

哈佛大学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对新加坡《海峡时报》表示,迄今最有希望的办法,是让美中同意做竞争性合作伙伴,那就是“友敌”。他说:“他们同意做竞争对手兼合作伙伴。这听起来很复杂,甚至很矛盾。但在生活中,我们有许多这样的复杂关系。”

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持类似的观点,他提到了他所称的“合作竞争”。他说,中国和美国需要认识到,尽管存在分歧,但它们可以并且确实需要在很多问题上携手合作。“美国和中国对彼此都不构成生死存亡的威胁。只要情况合适,我们就能成为合作竞争对手。”

“无论美国人还是中国人都应当仔细考虑未来,”《华盛顿邮报》说,“特朗普是在造墙。但他应该特别小心这一数字壁垒,在世界其他国家奋力前进之际,美国可能被这块屏障隔在后头。”

文章认为,美国必须认真考虑正在寻求什么样的混合型国际秩序,认识到这必须是“我们与作为大国的中国共存的国际秩序”。而眼下特朗普所做的决定,却使美中陷入一场争锋相对的快速反应游戏。其所作所为可能因为短期政治需要引发重大的长期后果。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项建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