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辋川门户网站 > 财经 > 博马公司在哪|高瓴资本拿下格力背后的“密码”

博马公司在哪|高瓴资本拿下格力背后的“密码”

作者:匿名 时间:2020-01-09 14:56:28 人气:3602

博马公司在哪|高瓴资本拿下格力背后的“密码”

博马公司在哪,被誉为国内pe史上最精彩的一幕落下帷幕。格力电器竞购大战,厚朴资本与“雨人”方风雷,大战投了半个中国互联网的高瓴资本与张磊,最终以高瓴资本的胜出落下帷幕。

10月28日,格力电器发布最新公告称,经评审委员会对参与本次公开征集的两家意向受让方进行综合评审,确定高瓴资本旗下珠海明骏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格力电器15%股权转让的最终受让方。

对于获胜的原因,高瓴资本的官方回复是:高瓴资本尊重公司管理团队,看好其能为格力创造巨大的长期增长红利。

有意思的是,就在高瓴厚朴“二选一”尚未尘埃落定之时,董明珠携格力电器高管团队,于9月末合资成立了一家有限合伙企业。

在关键时刻,这一有限合伙的成立,是否与高瓴资本的胜出息息相关?

高瓴的优势

高瓴资本与格力电器原本就是一对“旧友”。公开资料显示,高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hcm中国基金是格力电器的第八大股东,而且是重仓十几年的老股东。

高瓴资本成立的第二年,以“重仓中国”为口号的张磊便发现格力这只白马股。彼时家电市场正值价格战,渠道之争愈演愈烈。在经过厮杀之后,2005年,格力空调销量突破1000万台成为当时的冠军。仅一年之后,格力电器以实现231亿元的空调业务收入业绩超过彼时美的、海尔两大巨头。

除了早就位列格力股东之外,高瓴资本在对接新经济乎更胜对手厚朴投资一筹。

董明珠曾明确表示,“格力需要的是真心诚意愿意帮助格力电器发展的企业”,“此次交易绝不接受野蛮人参与”。而且作为格力电器掌控者格力集团也要求受让方有能力为上市公司引进有效的技术,甚至是推进珠海产业升级整合的资源。

对于此次厚朴的落败出局,研究人士也指出“厚朴有一些国资背景,而高瓴更市场化一些。”

回顾厚朴的历史,不难发现从其设立开始,厚朴投资就参与了许多国企的资本运作,相比于普通的pe机构,厚朴能够调动投行、资金和政府资源。在2009年7月,厚朴投资就曾参与中粮对蒙牛的增资,开创了“国有资本+民营资本+pe”的新型投资模式。三年之后,厚朴完成退出,赚得3.7亿港元的“利润”。

然而有人认为,厚朴资本在投资履历上,以及其能为格力带来的资源禀赋上,无法与高瓴资本无法抗衡。

而在高瓴资本成立的十几年里,已投资了大批的优秀公司——腾讯、京东、百丽国际等。腾讯,京东后续均成为高瓴资本投资布局上“举案齐眉”的资金方。

也有大部分分析认为,正是高瓴资本充分信任管理层,高瓴资本才能最终获胜。最有代表意义的就是,2017年高瓴在对百丽完成私有化后,成为其控股股东。在之后的两年里,高瓴并未亲自“下场”运营,而是仍以原有管理层为主导,与百丽开启企业数字化转型。前不久香港上市上市的滔搏国际也正是百丽转型的实践基地。

高瓴胜出前夜,“董家军”合资有限合伙

有意思的是,就在高瓴和厚朴对格力股权争夺正值酣畅淋漓之时,以董明珠为代表的格力电器管理层成立了一个有限合伙企业,为双方的股权争夺带去了新的变数。

根据天眼查显示,2019年9月26日,由董明珠等18名投资者合资设立了珠海格臻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珠海格臻)。这家有限合伙的经营范围与大多数pe一样,为“股权投资,投资咨询,投资管理”。

有意思的是,上述有限合伙珠海格臻与高瓴竞购格力电器的主体珠海明骏的注册地址一模一样,均为珠海市横琴新区宝华路6号105室。

这还没完,环球老虎财经发现,高瓴资本成立的二期人民币基金——珠海高瓴天成二期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的注册地,也同样是珠海市横琴新区宝华路6号105室。

珠海格臻18名股东中,董明珠占据绝大多数出资额,以认缴出资95.2%位列第一大出资人。重点在于这家新创的公司股东多为格力电器核心业务的高管。根据格力电器2019年半年报显示,黄辉为格力电器董事,望靖东为格力财务负责人,庄培、谭建明为格力电器副总裁,陈伟才为格力电器原副总裁等等。

对于酣战期格力电器高管的“神秘合资”,市场上对此普遍存在两种理解,一是格力电器股东加入某一阵营竞购格力电器股权;二是采用员工持股的方式加大管理层在格力新股权架构下的话语权。

然而,在股权交易尘埃落定后,格力电器高管加入阵营一说不攻自破。而采用“员工持股”争夺话语权的提法也略显牵强。因为格力电器高管如果希望增持公司股票,一般会通过“员工持股计划”或者“股权激励计划”达到最大效益(如长期股权激励价格一般为公告前后均价五折连带三至五年锁定期,所以存在明显的套利空间),而直接二级市场增持,对于均担任高管的格力电器员工来说并不是一个划得来的买卖。

此外,根据媒体报道,珠海格臻的单位注册资本出资为1万,即总募资达到12亿。但即便是12亿的出资,与高瓴资本动辄百亿的资本集团军相比仍然缺乏有效的资本化话语权。“股权之争”的猜想亦不太可能。

那么为什么格力高管会在竞购关键期成立有限合伙?这与高瓴资本的最终胜出又有什么关联?

格力高管会和高瓴“一起玩”?

格力电器高管形成有限合伙的原因,包括其与高瓴资本胜出的关系,或可通过高瓴资本与被投公司高管在gp,lp上的互动“略窥一斑”。

环球老虎财经此前提及,在高瓴资本的有效沟通下,被投企业的实际控制人或高管,时常摇身一变成为高瓴资本的lp,从而形成资产与资方在高瓴运作下的角色互换。

通过工商资料查询信息不难发现,高瓴资本人民币二期基金包括许多高瓴此前投资企业的高管,如高瓴资本曾经长期持有美的集团,而美的集团除去实控人何享健之外,美的集团创业功臣,原美的集团高管袁利群,吕晓继两人亦通过宁波瓴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间接持有高瓴资本二期人民币基金份额。

此外,洋河酒厂原董事长张雨柏亦通过珠海高瓴泽远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有高瓴人民币二期基金份额,而高瓴资本hcm中国基金在2014年一季度至2015年末上演了一出对洋河股份漂亮的高抛低吸。有意思的是,张雨柏在2015年高瓴资本持有洋河股份期间选择辞职洋河酒厂。

更不用提龙湖地产的女富豪吴亚军与高瓴资本的联系——高瓴资本的两期人民币基金,吴亚军都分别通过歌斐资产,双湖资本予以参与。

而除此之外,高瓴资本人民币二期基金更吸纳了来自前荣之联董事长妻子吴敏,中瑞思创“牛散董事”俞国骅等一群资本市场老手。

格力电器的高管组建的有限合伙会如何与高瓴资本互动?是成为高瓴资本的lp,还是举案齐眉地做产业布局?格力电器高管组建有限合伙是否是高瓴资本胜出的“象征”?

事实上,大量的分析认为,此次竞购的结果,很大程度上依赖格力管理层的“意见”。

董明珠为首的格力管理层而言,最重要的是不干涉或支持管理层经营公司。根据以往高瓴资本的历史来看,投了那么多企业的张磊似乎也没干过将管理层给踢走的事情。包括张磊无数次公开场合力挺百丽管理层,也显示出高瓴资本对企业管理层自下而上的“力挺”。

关注同花顺财经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财经资讯

沼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