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辋川门户网站 > 旅游 > 最新自动送彩金|故事:丈夫患癌后要把家产给别人,我暗地计划,为10岁儿子谋出路

最新自动送彩金|故事:丈夫患癌后要把家产给别人,我暗地计划,为10岁儿子谋出路

作者:匿名 时间:2020-01-10 17:48:40 人气:3232

最新自动送彩金|故事:丈夫患癌后要把家产给别人,我暗地计划,为10岁儿子谋出路

最新自动送彩金,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凉兮

“解幽杂货铺,主营捉鬼降妖,副营煎饼果子,不灵不要钱,赠饼加鸡蛋。”

中元佳节到来,阴阳两界互通商市。

“哎……入市需谨慎,投资有风险啊,本来还想着在你这儿入一股能赚点私房钱,这倒好,钱没赚到老婆本儿都快陪进去了!孟婆姑娘知道了岂不要翻脸!”

“你放心,孟婆姑娘不会嫌弃你穷的。”

“也是……”白无常一脸花痴自言自语:“我就知道她不是这么物质的女人。”

“她主要是嫌弃你长的丑还没钱。”

一人一狐正斗着嘴,门口一个气质高雅的贵妇人已经走到七月的座位边上:“请问是捉鬼网上的张小姐吗?”

“您是叶琛女士?”

叶琛今年45岁,其丈夫盛宏是a市盛宏集团的董事长,盛宏一路打拼事业,叶琛默默在丈夫背后支撑,除了早前夭折过一个孩子,夫妻俩一直恩爱和睦,直到二胎的儿子快10岁时,叶琛突然发现丈夫有了婚外情。

婚外情对象名叫沈心眉,不但年轻美貌,又颇有心计手段,将盛宏迷惑的是神魂颠倒,不管家里人死活,眼看着他把财产一笔一笔转到她的名下。

凭夫人叶琛怎么劝解吵闹,盛宏就是不听,以至于现在已经夜不归宿,公司也也很少去,半个月也见不到人一次,叶琛暗地查到沈心眉祖籍湘西,传说湘西女子大都会养蛊种蛊,所以叶琛怀疑这姑娘给盛宏下了什么手段,才会对其言听计从。

“自从他生病以来,我是尽心尽力伺候他,照管家里人的生活起居,可这些还是抵不过那狐狸精年轻漂亮的一张脸。”叶琛低低啜泣着,边说边拿纸巾擦着眼角的泪。

她虽然年过四十,但保养得当,紧致的皮肤和纤细的腰身看起来也就30出头的样子,加之衣着考究,面容姣好,虽然神情萎靡,但也是一位难得一见的美艳少妇。

“盛先生他病了?能方便告诉我是什么病么?”

“血液病,虽然不是癌症但非常难治。这几年我们都在四处寻找根治的法子。”

张七月兀自点点头,又问:“叶女士,那你有没有发现你丈夫最近有什么反常的举动?”

“反常举动……”叶琛想了想才道:“自从有那狐狸精之后,他每次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不让人进来,过补了一会儿就传出烧纸的味道。”

“烧纸的味道?”张七月快速看了狐狸一眼,接着问道:“那你之后进去看过没?可有留下过灰烬?”

叶琛摇摇头:“没有,什么也没看见。”

“湘西的女子也不一定人人都会蛊术,我们要先看看盛先生的情况再做下定论。”

叶琛看了看手表,遂起身告别:“不好意思,我得去接孩子放学,就麻烦张小姐明天先到我家里看看,这件事烦请保密,不要被我老公知道,他现在越来越疏远我,我怕他认为我是我疑神疑鬼,到时候关系弄的更恶劣就不好了,毕竟我儿子才10岁,我不想他成为婚姻破碎的牺牲品。”

丈夫患癌后要把家产给别人,我暗地计划,为10岁儿子谋出路。

“明白,那我们明天见。”

看着叶琛那窈窕的背影,张七月不禁来了个羡慕三连:“看看人家那脸,那腰,那腿,娶了这样的美女还要出去找小三,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话说……小三是什么?人间的新词么?”

“哼!跟狐狸精一起出现的能是什么好词,大大你还是别学了,我不想教坏老人家、”

“狐狸……精?”

张七月突然感觉到一股阴风扫过耳测,怎么就忘了自己身边的这只名副其实的千年“狐狸精”呢!

“呵呵呵也……也不是所有的狐狸都是精灵,比如像大大这样秀色可餐英俊潇洒软糯可爱的是……是狐狸仙!”

“我秀色可餐英俊潇洒软糯可爱?”白狐狸摆了摆尾巴,眯缝起眼睛淡淡问道:“比起那位慕容公子怎样?”

张七月的心肝颤了两颤,十分谄媚的把白狐狸抱到怀里又揉又蹭又顺毛:“当然……当然是大大你深得朕心啦~”

天上没有星子,但城市里星星点点的亮光却晕淡了黑夜,街上车水马龙,人声喧闹,可到了叶琛所在的别墅区,却静谧的像置身于高山密林里。

月黑风高夜,翻墙入院时。

张七月悄悄溜进盛家花园,顺着围墙根一路绕到别墅后檐,叶琛说那里有条路可以直接爬上二楼。

她一手提着裙脚,红裙子外面还罩着密封性极好的黑色大斗篷,加上怀中如雪团的白狐狸,真真是黑里透着红,红里透着白,装扮的活像个来半夜勾命的母夜叉。

“我是脑子被门挤了才会让你忽悠穿这个鬼样子出门,翻个墙都累的慌。”

“懂不懂什么叫职业素养,你上班不穿工作服的?”

“……”

张七月被怼的一脸黑线,正搜肠刮肚时突然想到另外一个问题:“不对,我为什么放着大门不走,非要偷偷摸摸翻墙进来,不是叶琛请我上门的麽?”

“可能这样才显得过程比较跌宕起伏吧。”

“……”

卿慕白在张七月的黑斗篷上施了咒,穿上犹如隐身衣,一般的鬼怪是看不到她的。

从别墅后檐的那条小路直接能爬上二楼阳台,阳台对面便是盛宏的书房,此时才过9点一刻,盛宏的车子开进别墅,叶琛猜测的没错,他今天果然回家了。

张七月从阳台上潜入书房中,刚刚躲进厚重的丝绒窗帘后面,书房的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

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推门进来,这便是叶琛的丈夫盛宏了,他个子不高,但身材肥胖,四肢壮硕,硕大浑圆的脑袋几乎是直接长在肩膀上,本就短粗的脖颈已被完全遮挡。

“这胖的有些不正常。”

卿暮白存在的这几万几千年里,像这种吨位的胖子也只有生活富足的现代社会才养的出来,骄奢淫逸也是原罪。可是……他皱眉细看,方才发现蹊跷。

“不对……他身上的肉在动!”

张七月不明所以定睛去看,却见盛宏已经打开书架上的暗格,从里面取出一个雕花镶金的黑色锦盒,盒中只装着几沓黄色纸,男人用银针戳破手指,鲜血滴在纸上,黄纸即刻化作一团蓝色青烟,袅袅在室内漂荡了几圈,最后被盛宏吸入口中,他身上刚刚还不停跳动的赘肉,方才渐渐恢复平静。

张七月被刚刚的一幕给惊得目瞪口呆,抱紧了怀中的白狐狸叹道:“叶琛猜的没错,她老公果然是中邪了,这种蛊叫焚心蛊,种蛊人一旦催动,对方就会遭受烈火焚心之痛,唯有按时按量服用解药,你说沈心眉是不是利用它来控制盛宏。”

“咚咚咚……”

书房外突然想起敲门声,接着便是叶琛的声音:“老公,我给你煮了莲子粥。”

盛宏把刚刚拿出来的东西重新放回原位,开门见到端着碗的妻子,不耐烦道:“不是叫你别来书房打扰我麽?我回来收拾东西,今晚就搬出去。”

“去哪里?沈心眉那里?”

“知道还问,不是自取其辱么!”

叶琛身后探出一个小脑袋,扯着男人的袖子喊爸爸:“今天是我的10岁生日喔,爸爸有没有给我买礼物哇?没有礼物也不要紧,就罚你抱抱我吧,你好久都没抱过我了呢。”

“都是大了抱什么抱。”盛宏一把甩开孩子的手,对叶琛恶狠狠吼道:“好好管管你儿子,要是再让他再上楼,我马上让你净身出户,还不快滚!”

叶琛气的一把砸掉手中的碗,指着男人的鼻子哭道:“盛宏你还是人麽!他可是你亲儿子,让我滚也就算了,就为了那个狐狸精,连佳佳你也不管了吗!”

“你再骂她一句狐狸精试试?老子抽死你!”

叶琛下意识护住儿子的头,本该落在她身上的手却被一脚踢开,丈夫像个皮球似的滚落在地,接着她眼前只闪过一抹红色的影子,肥胖的男人就躺在地上再不能动弹了。

张七月将叶琛母子从地上扶起来:“叶女士,你老公确实是中了蛊,可是这样的男人下地狱都不解气,你还想救他么?”

“妈妈……”

叶琛摸了摸儿子的脸,啜泣着点点头:“他毕竟是佳佳的爸爸,兴许解了蛊就会好呢……”

张七月自知不便多说,便将叶琛母子催下楼:“趁他昏迷我得赶紧作法,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上来。”

瞧着那母子俩离开视线,卿慕白不但没化出身形,反而爬到沙发上打起盹儿来,张七月急的去拽狐狸耳朵:“大大你不能在关键时候掉链子啊,如果不及时解掉盛宏身上的蛊,叶琛母子也会间接受害的,孩子还那么小!”

“你不是会解蛊术么?还来烦我作甚,去吧张大师!别打扰我做吃瓜群众。”

“哼!”

张七月将昏睡的盛宏,128根银针刺入各个要穴,邪煞之气在四周掀起阵阵阴风,屋内的陈设如暴走的巨浪般撕扯冲撞开来。

男人那满身的赘肉突然剧烈跳动,时而像翻滚的沸水,时而像狂舞的蛇头,一浪一浪汹涌澎湃。张七月额上渗出细密的汗珠,眼看着屋内的气息孱弱下去,男人身上颤动的横肉顿时发出嘶嘶的油烹之声,硬生生从毛孔中挤压出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成星星点点的油渍落下来。

一切重归于静,张七月虚脱的靠在墙上,再看那男人时,他已经恢复到原本干瘪枯瘦的面貌。

“搞定!收工……”张七月得意看向白狐狸,突然喷出一口鲜血,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白狐狸化出本形来稳稳接住摇摇欲坠的张七月,迅速将一股灵力灌入她的河谷穴。

张七月醒来时,耳边是呼啸的风,眼前是漆黑的夜,她不由得抬爪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这是在哪儿啊?”

不对!爪子?

她的双手啥时候变成了两只毛爪子,然后是毛茸茸的脸,尖尖的耳朵,依然毛茸茸的胸和肚,以及毛茸茸的小短腿。

“啊~~~~”

“鬼叫什么?”

张七月抬头,视线上头是卿暮白那轮廓精致的下巴,而自己的腰和屁股墩上各圈着一只手,她被某人以抱奶娃的姿势搂在怀中,耳畔摩擦着宽厚却冰冷的胸膛。

“你……我……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头上再次响起那漫不经心的声音:“哦……你太重了,所以把你也变成了一只小狐狸。”

“大大你这是要玩儿角色扮演?”

“就是想体验一下你平常抱我是什么感觉。”

“感觉如何?”

卿暮白摇头:“不好!”

“哼!凭什么我就是人肉黄包车的命,而你个大老爷们儿就能心安理得的装狐狸!”

卿暮白淡淡道:“这事主要看气质。”

张七月挥舞着两只猫爪子去挠头上的脸,却突然听到一阵不合时宜的响铃声。她从虚蕴中掏出手机一看:“是叶琛打过来的,他老公的焚心蛊不是解开了么?”

“七月!七月救我!救我……啊……”

叶琛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后,便是电话被挂断的忙音。张七月急的从卿暮白的怀中跳下来:“这到底怎么回事!”

还是狐狸身的她完全适应不了四脚兽的走路方式,一跤摔成了四爪朝天的姿势。

卿慕白蹙眉,从地上抓起四肢乱弹的红狐狸,张七月尚来不及说话,须臾间又回到了叶琛的家中。

原本整洁华丽的别墅大厅此刻却是狼藉一片,大片的血渍喷溅在地板上,一直蜿蜒至二楼楼梯,屋内的所有的陈设家具几乎全部倒在地上,原本该在二楼书房的盛宏此时直挺挺躺在客厅中央,全身只剩下一张外皮耷拉在骨架之上。

张七月此刻已变回人身,她忍住呕吐的冲动,在满屋的狼藉中寻找叶琛母子的声音。

“七月……七月……”

张七月回头,见大厅西南方角落里,叶琛护着怀中的佳佳被压在倒扣的沙发底下,气息微弱的唤着张七月的名字,额前的血水顺着脸颊淌下,眼看就要昏死过去。

“快救孩子!”

张七月伸手抓住佳佳的胳膊,却听见背后卿慕白的一声断喝:“快回来!”(作品名:《蛊人血》,作者:凉兮。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禁止转载)

点击右上角【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

江苏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