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辋川门户网站 > 汽车 > 同乐城tlc官方网站|iPad和Apple Pencil搭配使用 就只是1+1=2的效果吗?

同乐城tlc官方网站|iPad和Apple Pencil搭配使用 就只是1+1=2的效果吗?

作者:匿名 时间:2020-01-11 15:05:57 人气:3860

同乐城tlc官方网站|iPad和Apple Pencil搭配使用 就只是1+1=2的效果吗?

同乐城tlc官方网站,本文来自爱范儿

设计一款球鞋,最快需要多久?可能不到一个下午。

在上海 Nike lab X 158,用 Ton Mak 分享的方法,在 iPad 上使用绘图工具 Procreate,非专业人士也能制作出一幅设计图出来。

Ton Mak 的一个诀窍是,先导入一张事先拍好的照片,然后在此基础上绘画大体的轮廓。这个方法十分好用,即使不是画设计图,用来记录生活也非常不错。几笔下来,一幅像模像样的线稿就诞生了。

对创作工具熟悉的 Ton Mak 自然得心应手,在她手里,勾勒线条、填充颜色、用笔刷修饰,一整套动作下来,非常流畅。

一切要从用 iPad 记录生活开始说起

Ton Mak 是一名常常在香港和上海活跃的艺术家,平日就喜欢用 iPad 记录她的灵感,她曾随手画的卡通人物,逐渐成为一个广为人知的潮流品牌,这个牌子如今也和 Gucci、Lexus、Nike、Vans 等世界顶级品牌联名。

本来 iPad 只是她工作之余用以记录生活的消遣,她曾经的涂鸦也被人‘吐槽’,太粗线条,过于夸张。但她继续保持这样的创作,逐渐笔下离奇有趣的卡通人物从屏幕走出来,成为了她生活的重要一部分,也成为了她的工作。

Ton Mak 本是伦敦大学的人类学硕士,曾在广告公司做创意,这是她拿起 iPad 开启创作的开始。

在工作之余,她经常用绘画来释放压力,那些与生活息息相关的涂鸦都带有明显的个人特色,渐渐演变成了胖胖的团子形象 FLABJACKS。

FLABJACKS 的团子形象看起来懒懒的,但却成为人们治愈系的喜爱之物,带给大家陪伴和温暖。

她使用的是 Procreate 这款应用,不仅可以快速建立图层,就连拍摄的照片也可以导入进去成为一道图层,辅助绘画。无论是创作还是涂鸦,都非常方便。Ton 自己都非常喜欢使用 Procreate 的这一功能。

使用时还有非常多的小技巧,比如自定义笔刷。Procreate 中有丰富的笔刷,从油画笔到艺术效果,千变万化,强弱粗细均可设置,经常使用的笔刷还可以保存起来,以后反复使用。

Apple Pencil 多级压感还可以在绘画时及时变换强度,对边缘进行印染,这让图片更逼真、好看,增加画面立体感和艺术性。

除此之外,Procreate 的界面非常适合创作,操作隐藏在左侧和右上方,使用时再点击便可,整个画面留给画纸的部分非常充裕。而手势操作更令绘画便利许多,无需调用设置便可直接在画纸上操作。

有了设计图,Ton 可以快速将它带到现实。FLABJACKS 绘制到 Nike 鞋面,辅以生命力顽强的花朵,鲜明靓丽,这便成了 Nike‘Free Expression’联名的一系列。

如果你是初学者,还可以利用 Procreate 的复制图层进行重复练习,快速提升绘画技能,今后更好地用来记录生活灵感。

而对喜欢记手帐、习惯用 iPad 记笔记的学生来说,iPad 也同样是不错的工具。

尤其入门级 iPad 的出现,让更多人能接触到这一移动设备,从小白到专业人士的晋级,往往就是时间上的区别了。

如今,Ton Mak 已经有了 Flabjacks Studio,平时和自己创作的角色相处,并将它带到更多地方,成为她每天忙碌的事情。

便利,鼓励了创作

事实上,Ton 使用的正是苹果在 2018 年评出来的优秀创作力工具。Procreate Pocket 是 Procreate(曾获 WWDC 设计大奖)的 iPhone 版本,这款老牌绘画应用惊艳自然的笔触、丰富的自定义画笔、绘画过程录制、Airdrop 分享等功能,让它成为跨平台的绘画利器。iPad 上没有画完的,用 iPhone 还可以继续操作。

iPad 的屏幕加上好用的 app,让 iPad 和 Apple Pencil 加起来发挥出 1+1>2 的效果。绘画时的线条十分跟手,效果更像是在用纸笔画画,却不花费一点纸张,撤销的操作也更简单,再也不会有废稿产生。

也有不少专业人士在接触到 iPad 后放弃了传统意义上的颜料和画笔,投向了 iPad 和 Apple Pencil,不仅平时省去清洗和材料的麻烦事,随时随地开始创作也值回了购买 iPad 的票价。

世界上不缺乏优秀的 iPad 绘画作品,比较出名的就有 Jorge Colomb 绘制的乔布斯的画作。他从 2009 年才开始数码作画,以前也经常用手指在 iPhone 上作画的他在拿到 iPad 后,便疯狂产出。随后他的画作也登上了《纽约客》的封面。

这张画记录了在布鲁克林大桥公园打篮球的人们,Jorge Colomb 经常路过这里,这给了他创作的灵感。在当时,iPad 的创造力还在被低估。所以当人们看到《纽约客》封面由 iPad 和 Apple Pencil 完成时,几乎同时对其效果表现出了惊叹。

David Hockney 也是一位不需要过多介绍的英国画家,他的画风和 Jorge Colomb 完全不同。他使用的是 Brushes 这款应用,同样在 iPad 上作画,每次完成便直接发送给朋友们欣赏。

他的另一个著名的作品是为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设计彩绘玻璃,同样用 iPad 绘制。这块玻璃高 8.5 米、宽 3.5 米,上面充满了蔚蓝的天空和红色的乡村小路,路边是盛开的山楂树。

这样日常却有灵气的画作自然来自平时的观察,而不是凭空出现在他的脑海和笔下。

81 岁的 David Hockney 可能已无法承受纸笔的沉重,但 iPad 轻巧的特性让他可以在任何一个地方开始创作,挥笔将这幅大作带到我们眼前,并长久以往地保存下来,供人欣赏。

北爱尔兰艺术家 Oliver Jeffers 还记录了 2017 年那场壮观的日全食,用 iPad Pro 绘制了《月球、地球和我们》,来探讨人类和国家、星球之间的关系。在展览中,这个巨大的地球仪就放在室内,通过和太阳的关系变换,还原了当天的场景,让世界上很多没能见证日全食的人重新观看了这一值得纪念的天文景象。

当然,我们目前所知的好用的 iPad 绘画工具绝不止 Procreate 这一款,Zen Brush 2、Sketch Pro、Paper by FiftyThree 等涵盖了不同功能的工具陆续在 App Store 和我们见面,并跟随苹果设备和 iOS 进行升级。

iPad 开始走入更多领域,发挥价值。比如上面提及过,Ton Mak 为球鞋进行设计。Nike 一直以来鼓励艺术家们发挥想象力,让球鞋精致的色彩和纹路特质发挥下去。

Ton 做分享的 Nike lab X 158 是为设计而生的空间,这是 NIKE 继伦敦 1948 及纽约 21 Mercer 之后的全球第三家店。这里每周一和周三举行工作坊,‘创意集社’和‘异想秀场’让人们动手动脑,将耐克的合作设计理念付诸实践。

自 1983 年成立 Art Department 以来,NIKE 就开始实验活灵活现的色彩和印花设计。今年,NIKE 在发布新鞋 Nike Air Max 720 之日,香港视觉艺术家 Way Fung 还创作了‘清明上河图’风格的作品,启发人们把奇思妙想带进现实。

漫画家坛子鸦(微博 @冰箱坛子鸦)已经将用 iPad 当作创作的主力,iPad 能帮他完成绘制的 95% 的工作,剩下 5% 的台词填入工作用电脑完成。

无独有偶,iPad 还帮助设计师进行建模,Shapr3D 的开发者表示,利用 iPad Pro 和 Apple Pencil,可以快捷地完成 80% 的操作,并且用 iPad 在操作还在建模上和 Apple Pencil 配合具有优势,从制作到分享,一气呵成。

对这些专业使用者来说,iPad 的购置成本相对低,比一般的工作站要便宜不少,上手也简单, iPad Pro 屏幕 120Hz 的刷新率也令画面流畅无比。

配上那些同时适用于 iPad 和 Mac,甚至是 iPhone 的 app,iPad 可以发挥的地方还有很多。这些应用在 iPad 上也有极强的适应性,简洁的 UI 界面,大量的自动化处理,可以媲美电脑上的体验。

在测试 iPad Pro 是否能代替 MacBook 时,爱范儿发现:

如果打算出门上课记笔记、刷刷网页、处理文字稿件、看个视频的话,iPad Pro + Apple Pencil / Smart Keyboard 完全足矣。在绘制示意图时,iPad Pro 配合 Apple Pencil 也要比电脑方便不少。

当然,如果涉及到一些 iPad 上没有的专业软件时,就必须要换成 MacBook 作为生产工具。结论是,iPad Pro 足以完成轻办公。

iPad 之所以无法完全代替笔记本电脑,是因为一些应用上的限制没有完全为 iPad 做适应和开发,而类似应用的云同步等功能,又在 Mac 上做得比较好,所以如果应用间的功能能够打通,iPad 甚至可以做得更多更好。

而对天性自由,热爱在生活中寻找灵感的艺术从业者来说,一部 iPad 或许能带来的便利更多。便利,带来了创作,而一张令人满意的大作会在灵感迸发的一瞬间诞生,或许是地铁上,或许是公园里。

至于那些仍在学生时代的人,记录学习笔记、日常生活、兼具娱乐……iPad 对他们的诱惑似乎也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