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辋川门户网站 > 文化 > 跨文化传播语境下中国新西部电影传播思路探析

跨文化传播语境下中国新西部电影传播思路探析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06 11:19:58 人气:2650

今天的媒体

摘要:随着全球化的深入发展,跨文化交际的应用空间越来越广泛。中国新西部电影延续了传统西部电影的发展,取得了突出的成就,但近年来一直处于低迷状态,在国内外电影市场影响力相对较小。本文主要通过调查和文献研究,分析西方新电影的背景、发展和传播困境。它还运用跨文化交际的知识来探索和分析西方新电影的跨文化交际。西方新电影应该打破文化定势,开阔视野,培养西方新电影的“守门人”,在文化对话中积极探索电影主题。

中间地图分类编号:文件识别码:物品编号:1672-8122(2019)09-0000-03

中国西部电影诞生于20世纪80年代初,由著名电影评论家钟殿飞于1984年首次提出。中国西部电影的一些专业作品也被称为“中国西部电影”,是以中国西北独特的自然景观、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文化内涵为背景的中国电影类型电影[1]西方电影在中国电影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具有鲜明的艺术特色。他们不仅使中国电影在国际电影界获得认可,而且引领了国内电影创作的潮流。因此,大量中国电影人投身于西方电影的创作,留下了许多著名的作品,如张艺谋的《秋菊故事》、《红高粱》、《菊豆》、陈凯歌的《黄土地》、吴田明的《老井》和《人生》。这些电影仍然被中国电影工作者视为经典。然而,由于20世纪90年代的电影政策改革、财力不足、创作活力枯竭和人才向发达地区转移,西部电影逐渐衰落。

21世纪初,随着《新西部电影》、《美丽大脚》和《图雅的婚姻》两部代表作品在国内外获奖,更具探索精神和复杂身份的新西部电影出现在中国电影市场,给新西部电影的发展带来了生机和活力。2003年,西方电影集团制作的艺术纪录片《大华新西部电影》首次提出了“新西部电影”的概念。2009年,时任西部电影集团总裁的阎易云在《新西部电影政策》中解释“新西部电影”:“将时尚的审美趋势与具有地域特色的文化内涵相结合,将资本运营与市场运营相结合,塑造具有品牌效应和市场效应的集体文化品牌。关键是资本运营与市场运营相结合。”[2]虽然西方新电影遵循西方电影的精神内核,但它们也有自己独特的创新。“西方新电影与传统西方电影的区别在于,它不再仅仅是文化意义上的西方电影的概念,而是一种民族电影的文化形式,它展示了新时代的内涵,融合了流行商业文化的色彩和西方文化元素,进行跨区域合作制作,注重泛亚和全球视角。“[3]

王全安的电影《图雅的婚姻》在第57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上获得金熊奖后,许多国内电影人对新西部电影的发展充满信心。然而,近年来,西方新电影的发展正处于低迷时期。在国内电影市场上,西方新电影的影响力相对较小,无论是艺术价值还是商业效果都不尽如人意。不仅如此,中国的新西部电影在国外市场甚至被忽视了。即使是观众近年来最期待的最新王全安电影《白鹿原》,也只获得了第62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摄影奖的提名。由此可见,西方新电影在对外交流方面不如传统西方电影。主要原因如下:第一,西方新电影不再是建立在历史巨变的基础上。叙事方式多为单声道叙事,艺术风格相对平淡。在娱乐至上的现代社会,情绪波动小、叙事节奏慢的电影很难吸引观众。此外,“西方新电影走典型化之路,容易将西方的地域特征和文化特征还原为电影背景,失去其独特而有价值的艺术价值。”[4]如果新西部电影想要拓宽传播和发展的途径,可以借鉴传统西部电影的传播理念:在遵守相关政策、保证电影质量的基础上,可以先进入国外电影市场,在获得国际电影界的认可和好评后,可以作为宣传手段,然后转移到国内传播。

跨文化交流出现在20世纪40年代末的美国。在接下来的半个世纪里,跨文化交际的主题在世界范围内发展迅速,尤其是在西方国家。随着全球化在世界上的日益突出,跨文化交际的应用空间也越来越广泛。作为一种传播媒介和文化载体,西方新电影可以结合自身特点,运用跨文化知识,避免不足,扩大优势,使其在国外电影市场的传播更加有效和广泛。

一、打破文化陈规,拓宽视野

“1922年,沃尔特·李普曼在他的著作《舆论》(Public Opinion)中将刻板印象引入社会科学的研究领域。在他看来,刻板印象就像是‘我们脑海中的画面’,代表着过于简单化的观点、有影响力的态度和无差别的判断。”[5]294刻板印象有两种类型:社会刻板印象和文化刻板印象。“文化刻板印象是指在跨文化交际研究或实际跨文化交际中,人们对来自不同背景的民族和民族成员的普遍而简单的看法。”跨文化交际中的文化刻板印象是由文化熏陶、媒介和整合效应相结合而形成的。[6]由于民族、教育、地理、语言等因素的干扰,很容易对某个群体或事物形成文化刻板印象。文化刻板印象不仅存在于不同国家之间,而且存在于群体的各个方面。就西方新电影而言,“西方”的概念自传统的西方电影以来一直没有明确界定。中国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不同地区之间差异很大。受地理条件的限制,我国西部地区的经济水平一直处于相对落后的状态。在西方传统电影的呈现中,它一直是一种相对固定的模式,如黄土高原的“黄土地”沟壑,《双旗镇剑客》中无尽的沙漠黄沙,《老井》中干旱贫瘠的西北山村,《大红灯笼高高挂》中愚昧落后的封建制度。这是因为“西方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更好地反映中华民族的发展和演变,而西北自身的特点也符合当时电影创作的纪录片潮流对简约性和自然性的追求”[7]这使得国内外观众对西方电影有了一种文化刻板印象,这不仅限制了西方新电影的主题探索,也限制了西方新电影的对外传播。新西部电影的传播应该突破传统西部电影在地理和文化上的束缚,展现“新西部”的新时代风格。因为西方电影诞生30多年了,“西方”的概念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当提到西方时,人们首先想到的是贫穷和落后。然而,随着西电东送、西气东输、青藏铁路建设等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西部地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西部地区经济发展迅速,基础设施完善。西部地区的人们不仅生活水平明显提高,而且在思想意识、价值观等精神方面也取得了很大进步。因此,新西部电影导演在创作时应该打破传统的西部文化刻板印象,结合当今西部的发展,对“新西部”给予更准确的定义,创作出更符合时代特征的新西部电影,从而展现西部的新特点,使新西部电影的文化内涵更加准确和丰富,促进新西部电影的跨文化传播。

第二,培养新西部电影的“守门人”

美国社会心理学家、传播学创始人之一库尔特·勒温在1947年的文章《群体生活的渠道》中提出了“看门人”的概念。庐隐的“守门人”是指传播者对信息的筛选和过滤。在传播者和受众之间,“守门人”的角色非常重要。他们决定是否传递信息以及如何传递信息。[8]因此,在西方新电影的跨文化传播中,培养“守门人”至关重要。就新西部电影而言,“看门人”是指新西部电影的创作者。就目前中国电影市场而言,很少有高水平的专业电影人才。这是因为我国电影人才的培养还处于高校阶段,基础教育阶段的影视教育还很薄弱,尤其是在教育水平相对落后的西部地区。绝大多数中小学缺乏专业的影视教师和先进的观看设备,尚未形成浓厚的影视教育氛围。因此,电影人才培养的基本环节严重滞后,导致西方新电影国际传播的良好前提条件丧失。因此,为了进一步加强西部新电影的跨文化传播,有必要在基础教育阶段培养学生对影视节目的兴趣和国际视野,为西部新电影的跨文化传播做好人才储备工作。2018年,中国教育部和中共中央宣传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强中小学影视教育的指导意见》,旨在普及全国中小学影视教育。[9]西部地区应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努力搞好中小学影视教育,提高学生外语水平,引进专业影视教师,配置先进的观看设备,努力从基础教育阶段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影视人才,为西部新电影的跨文化传播奠定坚实基础。

第三,基于文化对话,探索电影主题

孙迎春在《跨文化交际》一书中提到:“每种文化都不是独立发展的。它受人类社会物质和精神创造过程的影响。只有通过与其他文化的持续对话,我们才能获得前进的动力。”[5]382文化具有包容性和多样性。任何文化的发展都离不开其他文化的影响。有效的文化交流可以促进文化的发展。“以中国、朝鲜半岛和日本为中心的东北亚曾经是前现代人类文明的重要地区。自古以来,这里就是不同民族和文化交汇的地方。他们之间的接触和交流从未停止过。近代以前,中国文化长期处于主导地位,而其他文化则不断受到中国文化的全面影响。”[[5]387,尤其是与中国隔海相望的日韩,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例如,日韩的文字、儒学、宗教习俗和茶文化都是从中国传统文化中移植过来的,这意味着中日韩的文化背景有一些共同点,这更有利于中国新西部电影在日韩等国的传播。在电影方面,虽然中国、日本和韩国有着相同的文化,但日本和韩国的电影发展却领先于中国。因为韩国电影大多基于社会现实。他们通过韩国的热门社交活动吸引观众。他们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往往具有教育意义和反思功能。它们可以直接打动观众的心,引起情感共鸣。例如,像《素园》、《7号房的礼物》和《防御者》这样的电影都是基于现实主义的主题,在韩国引起了轰动。然而,日本电影擅长展示日本人的双重性格。一方面,他们用温柔独特的方法表现人与人之间微妙的感情。代表作有《小偷家庭》、《情书》等。另一方面,日本电影也擅长揭露人性。他们用平静柔和的镜头展现人性的残酷,让观众沉浸其中,深刻反思,如《东京故事》(Tokyo Story)和《金色梦境》。在中日韩“文化对话”中,西方新电影可以利用中日韩文化的同质性,在主题选择上借鉴日韩电影,尝试探索电影主题,不要总是坚持展示精神核心和文化反思,还要在保持民族特色的同时寻找世界主题,这样可以更能激起世界不同国家观众的情感共鸣,西方新电影的跨文化交流可以更加顺畅有效。

参考:

[1]徐南明。[电影艺术词典。北京:中国电影出版社,2005:72。

[2]阎易云。新西方电影政策[。电影艺术,2009(1)。

[3]郭跃。《西方新电影创作展望》,[。西北大学学报,2012(5)。

[4]鲁西。《西方新电影概念的形成》[。电影评论,2013(16)。

[5]孙迎春。跨文化交流[。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

[6]王方盈。“文化刻板印象”中的文化交流[。理论月刊,2008(5)。

[7]王海娟。中国西部电影论[。兰州大学,2006。

[8]邵培仁,潘湘辉。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电影的跨文化传播策略[。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6(1)。

[9]教育部。中共中央宣传部关于加强中小学影视教育的指导意见[特区]。